5.

决赛日到了,我英语没过90,东南给我拒了。

我在外面喝了个大醉,回家撒酒疯,撒完不解气,第二天接着喝。我爹第一次没因我犯错打我,只是叫我妈照顾好我,就出去给我跑关系了。

我妈自然照顾不好我,我又出去撒野了。

对嘛,这种糊里糊涂又自甘堕落的日子才属于我。喝的两眼昏昏,和朋友成群结队在街上逛荡,看谁不顺眼就干他亲娘,他若不同意,我们就干他自己。

第几天来着,我也不记得。在地摊上我们在练啤酒,我脚边码了快两排了,胡林那个傻逼又风风火火出现在我眼前。

你知道时光多么巧合么,我的朋友们又揍了他一顿,都以为他是来找茬的。要怪也怪胡林傻逼,这么多人看着呢,一句话不说,拽着我就走,我是你儿子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能收到关于我的消息。

那天夜里,鼻青脸肿的胡林架着烂醉的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哪里,就这么在街上走。

走到伤心处我就哭,没缘由的,不就一个东南么,操你妈老子考不上东南老子去考东西,考南北。

胡林挨了揍以后特别性感,看了他一会儿我又破涕为笑,我笑你个傻逼怎么又挨揍了?

胡林生气不理我,就拖着我走。夏夜晚风沉闷的拂过脸庞,湿润又晶莹。

我是个幸运儿,东南没要我,华师要了我,也是211,江湖依然有哥的传说。我只想说,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

整个夏天演变成了庆功宴,你爹我不再死气沉沉,虽然每天依旧不醉不归,但心情不同,境遇自然也不同。

稀里糊涂就去武汉报道了,进了大学又是一番天地。终于没有束缚了,这课你爱上不上,再没人逼你管你,爱咋地咋地,真好。

为了逃课方便,也为了照顾小弟,我参选了班长。

演讲时我说,为了营造良好班级氛围,我会以身作则,严格律己,宽松育人。下面小弟起哄,哥你计划生育呢,还宽松育人。

忽然就想起好几年前胡林在课堂上演讲,我也这么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