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曾经我觉得我的生活像《江湖行》里唱的:“见过许多我这样的年轻人,走啊走啊停下来那么伤心;这个曾是他们想要改变的世界,成了他们不可缺的一部分。”

现在我的生活变得很短,短到只有《灰姑娘》里的一句:“如果这是梦,我愿长醉不愿醒。”

很多次我都想回到梦里,再去探探那片山水之寓的世界。我想在那片漆黑的回廊内,看看那个一直走在我前面的男生怎么样了。又或者,我只是贪恋那永恒的和曦,毫无纷扰的空气与潺溪。可是我好像再也回不去了,梦到各式各样的人和事,却再也没有踏上过通往山水之寓的客车。继而,我的运气用完了,天空好比倒过来的海,顿时让我无处可逃。九月的一天,看上去秋高气爽的一天,却成为了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那天过去很久以后,我都不想再回忆起当天目睹的一切。所以后来我常侥幸幻想,如果那些美好的都是梦境,不醒来该有多好。在我刚刚察觉出人生的微意时,为何又要生生把它打回原形?

近来小琳和玉峰好似总在吵架,青青就抱着电话坐我床上给小琳支招献策。我在法蓝城东门转了一圈,想要个成品螳螂,不然我的肉水龙打犹大实在太不给力了。转了好久也没可心的,片上好友又喊我去做任务,我觉得我就跟青青似的,自己又没啥本事还总爱给别人添油加醋的。

青青那边又唠唠叨叨说了好久,才忧心忡忡地挂了电话。

“加完血啦?”我问。

“蛤?”

“你也是传教吧,拿着个2级补血到处混经验。”

“啥啊?”青青不解。

“小琳她们怎么了?”

“吵架了啊。”

“那两人风轻云淡的,不像是会对掐的主儿啊。”

“是玉峰啦。”

“玉峰也跟个食草动物似的,会咬人?”

“哎呀,就是那种老实人才认死理,没法沟通。”

“什么事情啊?”

“一言难尽。”

“您刚才又用高贵的成语了!”我赞道。

“别闹了啦!”

到了晚上,青青要去看小琳,我执意陪同,青青开始还推却一下,后来也就从了。我们打车到了肯德基,玉峰和小琳早就到了,两人面前摆着一份干巴巴的薯条,玉峰跟前的可乐喝了一半,小琳面前一杯白水纹丝不动。气氛剑拔弩张的,我就笑:“两位老板谈生意呢?”

青青暗地捅我一下,我便挨着玉峰坐了下来,跟小琳她们对面。这才看见小琳的妆补过了,显然哭了不止一次,眼白都泛红了。见我们来了,小琳尽量装得若无其事,青青赶忙握住她的手。

“怎么啦这是?”我觉得这种场合还是以男方为切入点比较好,就问玉峰,“前几天吃饭的时候还好好来着。”

玉峰木讷,看了我半天,欲言又止的样子,如此反复了几次,还是小琳把话接过来,“没事啊。”

玉峰就看小琳,盯了一会儿,转过来看我:“嗯,没事儿。”

我心里骂“看你那挫样儿”,表面还得暖洋洋地安慰他:“又没外人,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有时候当局者迷,大家一商量可能就清晰了。”

“真没事儿,害你们担心了。”小琳惶恐道,“要吃点什么吗?”

“我就不了,青青你呢?”我问。青青比小琳还焦急,好像当事人一样眉头紧锁,对我的话充耳不闻。我便去买了果汁和甜筒,回来时玉峰已经走了。

问了小琳,说还没走远,我就追了出去。玉峰蹲在肯德基旁的台阶上,身后是硕大玻璃露出柔黄的光。门外与屋内一样嘈杂的空间,只是宽广了些。各异的灯洒在街面,照得玉峰的脸格外落寞。我也过去蹲下,忆起黄土高坡的味道。玉峰摸索半天,递给我一根白沙。

“多大事儿啊,难受成这样!”我抽口烟,“男人嘛,就得大度点!”

玉峰没理我,幽幽吐了口烟,化作一条青色灰烟,渐渐融入到夜色里。

“不想说?”

“嗯。”

“还跟不跟小琳好?”

玉峰没吭声。

“你要想拉倒,咱现在进去跟她说拜拜,完我陪你喝酒去,我请你!”

玉峰还是不说话。我把烟丢一边:“你要想和她好,那也进去,坐那儿,不想说话就别说话,我给你们圆场,今天睡一觉明儿个就没事儿了,成不成?”

玉峰吭哧一下,我就一把拉起他,回了屋里。这边也好不哪儿去,青青像慰问灾区的领导,一副“我来晚了”的博爱相,见我们回来也置若罔闻,只是拉着小琳的手,显得比小琳都难过。

“甜筒呢?”我问。青青低声说,“我怕它化了,吃掉了……”

“don't push me my 啾啾!”

“蛤?”

“别动我的甜筒!”

气氛登时更冷了,他们好像都没看过罗志祥,耗到很晚,终是让玉峰送了小琳回家。临行前青青神色焦急的嘱咐小琳,被我收在眼里。待他们走后,我问青青:“军师,您给他们出了什么馊主意?”

“我叫小琳别那么傻啊,什么都说。”

“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啦,就是一些过去的事。”

想起小琳落落大方的样子,与这个小城市格格不入的气息,禁不住问,“过去啥事儿?”

“没啥事儿。”

“做过小三?”

“哪儿啊!”

“那气质不是一般男朋友可以调教出来的啊。”

“没有啦!”

“有过很多男朋友?”

“没!”青青斩钉截铁。

“前男友和玉峰是杀父仇人?”

“别闹啦!”

“还是——”我一脸坏笑,“小琳做过小姐?”

青青一下子愣住了,我也愣了:“不会说中了吧?”

青青就傻了吧唧的,哭了出来都说女生间的友情华而不实,见青青这么手足情深我也吓了一跳,哄了半天,青青的泪还是大颗大颗往下掉,我来回跑吧台要了不少餐纸都被用光了。桌面上摆着肯德基爷爷被揉成一团的脸,上面蘸着青青潮湿一片的泪水。我把手搭在她背上,感觉她的脊柱一小块一小块的在顶我的掌心,像儿时抚摸过的小猫小狗。

“不哭了啊,回头我劝劝玉峰,要是想得开,就别往心里去,要是想不开,趁早散了的好。”

青青说:“小琳早就这么说了,玉峰不肯散。”

“不肯散那就好好处啊!这废熊。”

青青拉我的手:“他也很为难的。”

“为难个屌,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男人!左右就两个选择,任选一个不就是了!”

青青叹口气:“小琳命苦。”

我跟着附和:“就是,看我们青青,运气多好呀!”

青青“唔”了一下。突然我心里猛地一惊——如果说小琳以前是做小姐的,她们感情又这么好,同在外打工,那么青青会不会也是?我的笑容一霎那就僵了,心里像有千丝万缕却又无法顺平,短短几秒脑内浮现无数疑问,想要问时,看到青青哭的凄楚的脸,这样的话又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橙黄的屋内是温馨的气味,角落游戏区偶尔伴出小孩子的尖叫,零散的几对情侣脸上都挂着一个模子里刻出的微笑。

我盯着青青的侧脸,这个成为我女朋友好几个月,并将在之后几个月成为我的妻子的女人,一切都与这个情景万分吻合,丝毫没有风尘气息。我在这个小城市,从小到大都是普通而又平凡的活过来的,应该不会遇到电视里的桥段。又看了青青一会儿,我更加坚定这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