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吃饭的时候我问玉峰:“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玉峰和小琳无辜的对视一眼,玉峰接道:“就是相亲啊。”

我笑:“这么时髦啊!”

玉峰问:“你们呢?”

我不假思索:“五百年前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份奇妙的缘分就在桥头上那一点火星开始。”

小琳插话:“大话西游啊?”

我机智果敢:“然后我隐姓埋名遁入华府潜心修炼成了一名斗志昂扬的小书童。”

我笑着看青青,却见她闻言一震,并没有吱声。我怕她没有听清,便放缓了语气:“后来夺命书生杀来华府我以一当百换来美人归。”

小琳道:“唐伯虎啊!”

我们都笑,唯独青青若有所思。以她的智商,是听不懂这类笑话的吧。太有幽默感了也不好。

回去的路上,三绕两绕,又走到那片栽着桂花树的路上。夏夜晚风迟迟吹来,桂花的甜味有些淡了。青青却一直郁郁寡欢,我便逗她:“给你唱段《尘缘》好不好啊?”

“好啊。”

“尘——”我立即收声,笑嘻嘻地看青青,她好像意料之中,并无太大反应。

“你看上去不太高兴啊,怎么了?”

“没有啊。”

“从吃饭的时候就开始了,身体不舒服吗?”我坏笑着抱住她,手搭在她屁股上,“我给你揉揉啊?”

本以为她会生龙活虎地挣脱开,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不料却安安静静地趴在我的怀里,不吭声。

“没事吧青青?”

她摇了摇头,蒸发掉洗发水的味道混了上来。我也就不再说话,就这样抱着她,任过往的人用各异的眼光审视我们。良久,青青退出来,站在隔我一步远的地方对我笑,笑得特别不真实,宛如梦中出现的那些老人,在永恒的时光中刻下难以复制的皱痕。

“开开。”

“啊,我在。”

“我爱你啊!”

我笑:“有多爱啊?”

“很爱很爱。”青青斩钉截铁。

以往都是青青在我家陪我很晚后,自己再走回家,今天不知为何特别想送送她,于是一起走在去她家的路上。半路无言,只见车流如龙,缓缓地穿梭在这条城市中。有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车,就像与我的生活般遥远,好像注定不会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

我也想不小心买个二手车,变成了塞伯坦人,我也想有宠物小精灵,我也想有个能下出钢铁侠的爹。生活得久了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唯有偶尔留心时才被自己的麻木刮得遍体鳞伤。其实我也会嫉妒,我也会羡慕。想了一圈,见青青乖巧地跟着我,一直未曾放下挽着我的手。皮肤之间的汗渍已模糊了去,有风而过,反而凉丝丝的。

我偷偷地看青青,她并不是电视上那种好看的人,但是她一举眉毛一张口,我就可以联想得到她下一个表情。我无比的熟悉和喜欢她,我的心里或许曾经是一块坚硬的胶泥,而她恰好是那个可以雕刻我的模具。烙下她的字样,终生不改。

“青青,”

“嗯?”

“明年暖和了,我们就结婚吧?”

“好啊。”

“我说真的。”

青青把头靠过来:“我也是啊。”

我有些失落,我觉得她应该像以前那样,欢快得不得了才是。忽然远处有人叫我,我们停下去看,是个圆胖敦实的男的,气喘吁吁跑过来。来得近了,发现是个小学同学,很多年没有联系过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寒暄一阵,同学要我手机号,恰巧我没带着,刚想说时,青青迅速地说了,同学一愣,然后一起笑了。

到青青家楼下时,她便要我回去,我执意要她上楼我再走,青青就应了。她上去后我点上烟,揣着裤袋,悠悠地吸着。虽然我没有名车豪宅,也没有显赫家世,朋友也不多,混得也不怎么样,但是我觉得,遇见青青,是我这辈子迄今为止最大的幸运。到家后青青给我振铃,我给挂了,转身想走,电话又响了。

“怎么了?”

“想给你说件事啊。”

“说呗。”

“我们结婚后,我也不上班了,开个小店,好不?”

“学小琳啊?”

“不啊,上班工资也不高,还没有自由时间,没法好好照顾你和小孩啊。”

“你想给我生小孩了呀?”

“一直都有想啊。”

“生几个呀?”

“两个。”

“龙凤胎啊?”

“不啊,先生女孩,五六岁以后再要个男孩,这样姐姐就可以帮我看小孩了。”

“你想要就要啊?”

青青想抢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我突然想象出她着急的样子,可爱极了。

“就按你说的办吧。”我说。

“生小孩啊?”

“开店!”

“哦哦。”过了会儿,青青说,“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啊。”

“好。”

“开开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