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我没心情再搭理吃个苹果都能欢天喜地的人,便回房间玩魔力。我在东银行前刷屏:“打犹大的+++++啊,还差9个!”

青青托着个盘子进来,上面摆着切成小块的苹果,像一艘艘即将出海的衡阳号,意图收服大和失地。盘子摞在我烟灰缸上,青青啃着苹果核:“给你的。”

“你吃吧,我又不是乔布斯。”

“啥意思?”

“我不吃!”

青青哦一声,撅着嘴端起盘子,坐床边吃边看我玩游戏。

“哪个是你啊?”

“这个。”

“哪个?”

“这个啊!”

青青凑过来,苹果都忘了嚼,仔细看清楚了,窃笑:“是个女的啊?”

“不可以吗?”

青青“嗯嗯”敷衍着坐了回去,在背后用博爱的眼光怜惜我,好像不经意发觉了我内心残酷变态的一面,她决定用母爱般的关怀感化我。我想解释一下,但觉得跟一个连QQ都没有的人讲这些未免太高端了,于是忍痛甘做变态,被她默默关爱。于是青青关爱道,“你玩这个多久了呀?”

“很多年了。”

青青更加关爱道:“这个好玩吗?”

“你给我闭嘴!”

青青露出一个现如今只有手脚冰凉的女生才会有的微笑,用几乎可以把我我因组不到人,在银行前跟个傻子似的挥手刷屏,丝毫不觉得很好玩。

“你+人去干吗啊?”

“打犹大。”

“然后呢?”

“得称号。”

“什么称号呀?”

“传说中的勇者!”

我本以为这个被取消了很多年,而如今在这个sf可以获得的经典称号,在我这样轻松淡然地说出来后,威武霸气地会把青青征服得一比一那啥。可是我错了,青青依然一副鲁豫有约的样子问:“然后呢?”

“然后你给我滚!”

月末,小琳的男朋友请我们吃饭,地点在小琳家。青青很是郑重地带我去逛菜场,好似前往欧洲采购军火的领导人,一丝不苟的。

“小琳他们发展得挺快啊!”

“是的啊。”

我看她专心致志挑水果的脸:“我的意思是我什么时候也能去你家。”

青青一脸惘然:“我家有人啊。”

“小琳家没人吗?”

青青恍然大悟,笑说:“没人啊,她爸妈没接过来,自己租房子住。”

想到小琳那清新脱俗的样子,自己在这个小城住,还撑着一个店面,确实不易。

“那再给多拿几个火龙果吧!”

青青喜忧参半:“很贵诶。”

“那就拿西红柿吧。”

“蛤?!那怎么行!”

“那就拿火龙果啊!”

青青犹豫一下,撒娇道:“蛇果好不?”

“你的怨念是有多深啊!直接拿两箱苹果吧!”

“那个不好看……”

“那你想怎样?”

“就拿几个蛇果啊……”

“行。”

“真的啊?”

“你赶紧的!”

青青高兴坏了。

小琳在她店铺附近的商贸城租了间一室一卫,虽然小点,却整洁利落。屋内也没其他陈设,一台本子,一张床。床头立柜上摆着一架塑料风扇,方方正正的。见我们来了,他俩欣喜异常,青青也欢喜得不得了,与小琳提着东西去了外面厨房。小琳男朋友与我约莫高,从长相上就能看出小琳千挑万选的抉择。他递我一支白沙,笑道:“我叫王玉峰,宝玉的玉,山峰的峰。”

“杨继开,继承的继,开门的开。”

于是便熟络起来。早些年我是看《流星花园》才知道“四人约会”这个概念的,无奈自身条件欠佳,能交到女朋友就是罕事了,更别提这么高贵的颇有些那啥俱乐部意味的活动。玉峰话不多,看着有些腼腆,与我寒暄了几句便坐在床那边吸烟。继而他折返拿了两个易拉罐回来,示意我把烟灰弹里面。

“平时在这儿我都不吸烟,所以也没准备,你见谅。”

“好男人啊!”我啧啧称赞。玉峰干笑几声,算是敷衍,又没了话茬。我便问他:“你们发展得挺快的呀,感情很好吧?”

“还好,小琳大我几个月,会疼人。”

“真羡慕你啊!”

玉峰笑:“羡慕什么啊?”

“我家那个笨蛋,小我好几岁,智障似的,整天要我照顾她。”

“不会吧!”玉峰惊道,“听小琳讲她很成熟的啊,在外面常受青青照顾呢!”

“小琳骗你的。”

玉峰一愣,眉宇间神色和青青脑筋转不过弯时一模一样。我笑:“你说是那就是啦!”

“是真的!”玉峰争辩,“小琳常这么说呢!”

“好,好,可能我脚下有光环,削减了青青的智力。”

玉峰也笑了:“你也玩wow啊?”

“啊,那个太高端,玩不起。我玩魔力宝贝!”

听到这么萌的名字,玉峰可能想从心底夸赞一下,但是由于来的太突然,便生生卡在了那里。

不久外面传来下锅爆香的味道,我和玉峰还是断断续续地聊天,似病入膏盲的烈士,意犹未尽地说着当年的青春。既然说青春,就免不了下三路的话题。我旁敲侧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明年年底吧。”

“这么久啊!”

“我还需要跟家里做做工作。”

“好事多磨。”

“是这样的。”

“那,最快也得后年再添小孩了?”

玉峰居然真的算了一下:“啊!差不多!”

“不如现在奉子成婚呀!”我下一套儿。

“这个……”

“你们不会一直采取措施吧?”

玉峰立马上钩:“是的啊!”

我便做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嗯嗯,不节外生枝也是好的。”心里却为我和青青的纯洁性和坚韧不拔性暗自叫好。大抵世界上我这种好男人绝种了,玉峰这么娇憨的人,都忍不住下手了。玉峰倒也不傻,回马一枪:“你们呢?”

我很少这样一愣,呆头呆脑的,心里恼羞成怒,面上则不以为然:“嗨,那事儿,都不稀罕了!”

玉峰赔笑:“也是。”

我大惊,他这淡淡一句,在我心里高下立判,我可是强撑着面子,他倒是真的对小琳这个小美女吃到腻了。我必须比他更淡然:“都这么大的人了,都不是小孩子了,哪能一昧的追求外在的快感。”

我深深地装完一逼后,见玉峰没了声息,以为他已为我拜服,便心满意足地瞄他。只见他缓缓闭上双眼,喃喃大人两字,继而说了一句令我终身难忘的话:“孩子时幻想的,都是得不到的人;大人了,幻想的却是得到过的人。”

说完进入冥想状态,脱离低级趣味的装之境界,化身为逼,傲立世间。他睫毛一跳一跳的,不知想起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