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送她回去的路上,烧烤的灰烟依旧占据了整条街,随着忽明忽暗的火星,绕上了天。过高银街不久,桂花的甜味洒下来,让人心情愉悦。青青问我:“你还记得《八月桂花香》这首歌不?”

“罗文唱的那个?”

“嗯嗯!”

“那叫《尘缘》好吧?八月桂花香是电视剧名字。”

“开开记性真好啊!”

“是你太差了。”

青青像只小狗一样撒娇:“那你给我唱一下好不?”

“不好。”

“就唱一下下!”

“尘——好,唱完了。”

青青停下大惊道:“怎么可以这样呀?”

我见左右人不多,一把抱她进怀里:“你不也是这样?”

青青反应过来,夜色下看不清她的脸,喃喃道:“诶你别闹了,有人呢!”

我就松了手:“那我以后给你唱啊。”

青青哼哼:“小心眼儿。”

又一个周末,我在家打游戏,青青电话打来。

“在干嘛呀你?”

“蹂躏小妹妹。”

“蛤?”

“带队打露比。”

“啥跟啥啊?”

“游戏,魔力宝贝。”

“好像见过诶?很老了吧这个?”

“这是SF,能耐得你!打电话干嘛?”

“怕你在家发霉呀,致电关心一下。”

“你又在逛街?”

“是啊,跟小琳一起呢。”

“我就纳闷了,你又不买,老是逛个什么劲儿啊?人家男的看AV还撸一管呢,你倒好。”

“有时也买的呀!”

我一分心,螳螂打死了露比前面的刀,于是看到了漫天大流星。

“行了你,没事儿别废话了,我这人都快死完了!”

“嗯嗯,中午出来吃饭不?”

“又你请啊?”

“小琳请,说想见见你。”

“我见她干嘛!”

青青一下语塞。这时最后一个队友也被露比撸死了,屏幕交叠,我顶着伤回到了法兰城。

“算了算了,你们定地方吧,我赶过去。”

青青明显开心起来,忙不迭地嗯嗯嗯。

在环城北路一家烤鱼店见到了青青和小琳。之前听青青说过,她和小琳是一起在外打工的同乡,回来后一直没找到工作,就在自己家附近开了个服装店,闲来便与青青逛街,日子倒也悠闲。青青见我来了,奋力地挥了挥手,样子特傻。

小琳的穿着有些OL的感觉,一直对我微笑。青青一指,“小琳。”

我点点头:“久闻大名。”

青青又一指:“杨继开。”

小琳欠身一笑:“如雷贯耳。”

菜上来后,她们两个悉悉索索地说些什么,神情转而变得越来越严肃,眉宇间都是忧国忧民的神色。

“说什么呢?”

她俩一顿,交视一眼,又齐齐看我。过了小会儿,青青沉痛道:“刘德华有女朋友了。”

我举杯:“看来你没机会了。”

青青带着悲呛的神色,说了句刘德华的经典台词:“这辈子而已。”

都喝了些啤酒,话多了起来。见小琳长得也不错,就问:“小琳对象是干嘛的呀?”

小琳叹一声:“以前喜欢过一个搞乐队的,现在孤家寡人。”

我跟着悲呛:“原来是同道中人。”

青青眉毛一挑:“蛤?!”

“敬你!”我和小琳单独碰杯,“众鸟皆有所归兮,凤独惶惶无所栖。”

青青“哎呀哎呀”地拧我,气力却不大,我们都笑翻了场。

“继开真幽默,青青总是那么有福气。”小琳言不由衷地赞道。我听出话茬,掐住青青后颈,恶狠狠地问:“总?姑娘艳福不浅啊!”

青青忙不迭把嘴里的鱼刺吐出来,惊恐地看我,又看小琳,两手连摆。好半天才把东西咽下,都结巴了:“我没没没啊!”

我和小琳又是一阵乱笑,气得青青在下面使劲掐我腿。

“店里生意怎么样啊?”

“就那样呗。”

“我也就奇怪了,你自己都开店了,你们俩还整天逛个什么劲儿啊!”

青青接过话:“你懂啥,这叫科学调研,充分了解市场需求量!”

我大惊:“青青你怎么了?青青你醒醒啊!为什么毫无文化的你会说出这样深刻的话?你到底是谁?”

青青气阻,想反驳又没口才,憋了半天才恨恨道:“小琳常这么说!”

“难怪。”我和小琳用眼光惺惺相惜地交流,青青就故作咬牙切齿状。看她们感情这么好,突然就问:“在外地的时候你们也一个单位的啊?”

小琳楞了一下,跟青青对视一眼,吞吐道:“算是吧。”

“是做什么的啊?”

“就是工厂啊,灰色的回忆,还是不提了吧。”

我对青青撇撇嘴,青青立即回咬:“干嘛?!”

“你做场妹的时候,没被别人一碗炒河粉就给骗走吧?”

“啊啊啊开开你个大混蛋!”

我跟小琳都快笑岔气了。下午被她们拉去逛街,直到天色渐晚。路边等车时,我跟小琳站在一边,关切地对青青道:“要我们送你回家吗?”

青青的脸在夜色下衬托出酒红色,被远处扫过的灯光显得格外好看。她气呼呼地挽住我的胳膊,很是用力般,又把我们逗乐了。

“物归原主,那就不闹啦。”小琳道,“今天很开心。”

青青过去拉着她的手:“我也很开心。”

“那就明天见。”

“嗯啊。”

小琳跟青青挥挥手,顺带着对我挥了一下,便转身走了,几许车间穿过,便不见了。

“然后去哪儿?”我问。

“你说啊。”

“去你家。”

“蛤?不行啊,我家有人啊!”

我笑:“那就去我家,我家没人。”

青青好像又脸红了,低着头不说话。我就牵起她的手,放在我的臂弯,她又顺从地挽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