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返回目录下一章 作者:开开550

转过山路,村子静静躺在和熙的日光中,远远看去,蜿蜒小溪穿村而过,一座石桥横跨水上。

那男生在颠簸中醒来,朦胧地问我些什么,我都答了。

油腻的车窗外是耀眼的白,将层层林木铺满午后的味道。他深色外套的纹路都被映了出来,细密而粗糙。在村口的梧桐树下了车,举目望去,是有些年头了,枝木繁繁攀上了天,挂满了紫色的花,落下阵阵清香。路的两旁栽满了油菜花,约莫齐膝高,更显得路长而窄。好在走得不远,便入了村。

一如远远所见,村子静得转过山路,村子静静躺在和熙的日光中,远远看去,蜿蜒小溪穿村而过,一座石桥横跨水上。

那男生在颠簸中醒来,朦胧地问我些什么,我都答了。

油腻的车窗外是耀眼的白,将层层林木铺满午后的味道。他深色外套的纹路都被映了出来,细密而粗糙。在村口的梧桐树下了车,举目望去,是有些年头了,枝木繁繁攀上了天,挂满了紫色的花,落下阵阵清香。路的两旁栽满了油菜花,约莫齐膝高,更显得路长而窄。好在走得不远,便入了村。

一如远远所见,村子静得极了,没有鸡鸣狗吠,也不见人言细碎。似乎风都不在,可以听得阳光流淌下来的声音。

屋与屋之间挨得很近,砖瓦层层叠在一起,缓缓挑起小的飞拱。男生细瘦的背影在狭长的过道中,外套的颜色又暗了些。

路过一处空地,见到一群老人拍集体照似的坐成高低三排,其乐融融地笑着。阳光从他们深壑的皱纹里漏出来,把黝黑的脸抹得精亮。

老人们后面是一条古风走廊,颇有园林味道。我们上前跟老人搭话,老人只和善地笑,并不应声。男生索然也不叫我,便去了后面走廊。我想去追他时,却见走廊转角处陡然出来一人,穿红色清宫服侍,离男生很远,却鬼魅般冲到他身旁,他应声而倒。

我也吓得醒来。极了,没有鸡鸣狗吠,也不见人言细碎。似乎风都不在,可以听得阳光流淌下来的声音。

屋与屋之间挨得很近,砖瓦层层叠在一起,缓缓挑起小的飞拱。男生细瘦的背影在狭长的过道中,外套的颜色又暗了些。

路过一处空地,见到一群老人拍集体照似的坐成高低三排,其乐融融地笑着。阳光从他们深壑的皱纹里漏出来,把黝黑的脸抹得精亮。

老人们后面是一条古风走廊,颇有园林味道。我们上前跟老人搭话,老人只和善地笑,并不应声。男生索然也不叫我,便去了后面走廊。我想去追他时,却见走廊转角处陡然出来一人,穿红色清宫服侍,离男生很远,却鬼魅般冲到他身旁,他应声而倒。

我也吓得醒来。

车子进站,我还有些晕沉。

下来时,青青早已等在那边,穿一袭翠绿的衣裙,远远看去好似一朵合花。

“没看过电影吗?”我笑着问她,她一愣。

我戏谑她:“来这么早干嘛?”

她反应过来,笑了:“约好的时间嘛。”

我拢起胳膊,她便顺从地挽着,长发丝丝落在我的手臂上,柔痒得很,像是被猫在舔。

“今天带了些什么?”放映后不久,我就觉得无聊,开始打青青小零食的主意。

“嗯……”她拉开包包,翻了一下,“桔子,还有一个苹果。”

“苹果要怎么吃啊?”

“削皮呀。”

“在这儿啊?”

“你要吃吗?”

我扫一下周围的人,莹白的光照得他们的脸很像复活岛的石像,各个庄严肃穆的。

“要!”

青青就从包里拿出一只塑料袋和一把小刀,咔哧咔哧削起苹果来。片刻好了,她削下一块薄片,用刀叉着,自己碎碎地吃了,把那大半个都给了我。

“跟你在一起总让我想起我过世多年的外祖母。”

青青就笑,鼻梁上是细细的皱纹:“那你喜欢吗?”

我把苹果核放进她腿上的塑料袋里,和那些削掉的皮再次骨肉相连。

“非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