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十月六日,星期日。市立运动场。天气晴朗。

“但是,风势太大了。”边组合弓具,惠子说。她的手时而按住头上的白帽,怕被风吹走。

“总是有办法可想吧?反正,大家的水准都降低时,对我们反而是个好机会。”加奈江说。她似有自信不受天气的影响。

“没有这回事!水准高的人不会受到风的影响,但是,对技术中等的人来说,风却是最讨厌!”

两人已习惯于比赛场面,所以还有余裕。明明对她们而言已是高中生活的最后一次机会,她们却半点压迫感也没有。一年级学生不用说,连应该是最轻松的二年级学生,个个都似已肌肉僵化。

全体准备完成后,在运动场一隅做体操。之后,排成半圆形,面对着我。

“都已经来到这里,紧张也没用了,只要尽全力射出就行,希望各位能表现出平日练习的成果。”惠子说。

接下来轮到我了:“在此,我什么都不想说。加油!”

全队高呼一声,解散了。就这样,到比赛结束为止,不会再集合,成为名实相符的孤军奋斗!

比赛以五十公尺和三十公尺的总分计算成绩,在两分三十秒之内射三支箭,五十公尺射十二次箭,三十公尺射十二次,总共七十二支箭,七百二十分为满分。

参加选拔赛的人数,女子有一百多人,其中,能参加全国比赛的只有五人。去年,惠子是第七名,所以说,今年是她的最佳机会!

“这得看能发挥几成的水准了。”我坐在加奈江的弓具盒上,看着社员们过去的成绩记录册时,惠子走过来,说。

“昨天的情况如何?”

“还好就是了,只是不知你的标准如何?”她的语气里隐含着责怪我之意味。

这也难怪!最近两、三天,我一直未参加社团练习,放学后就立刻回家。

“我相信你们。”

我放下记录册,站起身,走向大会司令台。

“我相信你们!”这句话,她听得出另一种含意吗?

司令台上已积极磋商比赛进行事宜,我特别在意的是记录组人员。在这种竞争一分、两分的比赛,些许的错误都会造成重大的影响。

这次选拔赛的得分记录是采用彼此看靶的方式。在一般的个人赛中,并非一个人射一个靶,而是两、三个人共用一个靶。而所谓的相互看靶,就是射同一个靶的选手相互记录彼此的得分。当然,仅凭这样是无法公平记录,因为记录者和被记录者的意见有时会不一致!譬如,箭中靶的位置在十分和九分的交界线,依规则,只要稍微碰到交界限,就记录为较高的得分,但,偶尔会发生无法判断的情形,这时,射手当然坚持较高分数,记录者则坚持较低分数。

这时,就必须请裁判来公正判定,射手和记录者当然无反驳的权利。记录者每两次,亦即每六支箭就得向大会司令台的记录组报告成绩,记录人员据此发表各阶段成绩。

“嗨,前岛先生。”在大会司令台帐蓬下出声招呼我的是R高校的井原。他身材矮胖,但以前是位名箭手,因此浅黑的脸孔显得神采飞扬,“听说今年清华的选手是超强组合?”

由于连续三年参加全国锦标赛的自信,井原说话很直截了当。

我苦笑的挥挥手:“是比以前好一些。”

“不,不是有杉田惠子吗?我认为她今年一定没问题才对。另外,朝仓加奈江的实力也不可忽视。”说着,他走过来,迅速瞥了四周一圈,低声说,“有人假传清华今年会弃权,但,社团活动未受影响吗?”

大概是从报纸和电视上知道事件之事吧?但,不可能会知道凶手的目标是我。如果知道,他会是何种表情?

和井原谈了片刻,我过去和选拔委员打招呼。只是,每个人好像在意的都是事件之事,所以我只好以一句话搪塞,我不太清楚?

九点正开始比赛。在试射三支五十公尺的箭之链,开始进行第一回合。个人赛时,同一学校的选手分开比赛,我坐在加奈江射箭的位置后方观战。

加奈江很快射完三箭。之后,稍微摇摇头,以望远镜确定箭中靶的位置后,神色不大开明的走过来。

“九分、七分和六分,大概力道不足吧!”

“二十二分吗?还好。”我颌首。

扩音器报告:还剩三十秒!

这时,几乎所有选手都已射完。

“你看,她还是那样……”

顺着加奈江手指方向望去,见到惠子依然在瞄准最后一箭。四周都已经没人了,如果超过时间,会扣减最高分那一箭的分数。

“真是不可救药?”我喃喃自语。

这时,惠子的箭射出,同时,在中靶声之后响起阵阵尖叫和鼓掌,大概射得不错。

她吐吐舌头,退离起射线。

十二点十分,五十公尺结束,休息四十分钟。女子名次:暂居第一是山村道子〔R高校〕,第二是池浦麻代〔T女高〕,杉田惠子则为第四。这应该算是合乎期待的结果吧!惠子满足的笑了,高兴的咬着三明治。

“不过,加奈江也居于第八名,还是相当有希望的,只要再赶过三个人就行啦!”

“但是,我最近三十公尺的状况不佳,只能不失误就是。但,惠美才不简单呢!一年级能暂居第十四名,可真是破我们射箭社有史以来的记录哩!”

“没有……这只是侥幸!下午一定会很糟的。”宫坂惠美声如蚊蝇般谦虚着。

不可讳言的,她最近状况极佳,在比赛中也能维持这种水准,实在令人惊异!究竟是从哪里产生这样的意志力呢?

进入三十公尺赛程后,这三人的状况仍维持在水准以上,不过,技巧高明的几位选手也不可能会突然失常,很难期待她们能够更上层楼。

“照这样下去,顶多是第八名而已。”进入授半部赛程橙,加奈江的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了。

“剩下的十分若能全部拿到,就是大逆转了。”

“话是这样没错,但……对了,老师,你不去看看惠子可以吗?刚才好像已掉到第五名了。”

我忽然注意到:本来暂居第五名的选手最擅长的就是三十公尺的比赛。

“她没问题的。再说,就算我去看也于事无补。”

“可是,老师,你今天一直在我后面,都没去看过惠子吧?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别胡思乱想,专心射箭。”我的声音很严肃,所以加奈江也不再多言。

但,今天的我看起来很奇怪吧!不过,我现在也只能够这样做。

“啊,对了,我必须换箭。”加奈江打开箭盒,拿出新的箭矢。因为,她方才所用的箭,箭羽已经受损了。

“这样就行了。好,我一定会加油。”她说完,不管箭盒敞开,就自顾自走向自己的起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