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室内笼罩着沉默,每个人耳中只听到在操场上活动的学生们之声音,额头都渗出汗珠。天气并不热,为何会流汗呢?

北条雅美凝视着我,动也不动。或许不到十秒钟。但是感觉上却有好几分钟之久!

雅美终于开口:“我已解开密室之谜,也证明了高原的无辜。”

“你……”我也能够出声了,虽然有点沙哑,“先坐下吧……有话慢慢的说。”

“对了,站在外面的话,其他学生会觉得奇怪。”长谷推着北条雅美的背部,走进来。阳子也跟着进入。

阳子随手关上门后,北条雅美仍不想坐下。她咬住下唇,双眼圆睁,盯视着大谷。

大谷说:“你说已经解开密室诡计?”

雅美颌首。

“你为何这么做?是否和事件有关?”

雅美瞥了阳子一眼,回答:“我相信阳子……不,我相信高原无辜,所以才这样做。她并非能够狠心杀人的人,我心想,若能解开密室之谜,或许能知道什么……至少,有机会洗清她的嫌疑!”

阳子只是低垂着头。

从我坐的方向,看不清她是何种表情。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感觉上,几乎透不过气来。

这时,大谷深深叹息出声。他似感到很可笑,望着我,说:“这可真令人难堪!前岛老师,这位小姐似已解开折磨我这些时日的密室之谜了,也难怪人家常会说警察是抢走老百姓纳税的贼了。”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好问雅美:“真的解开密室之谜? ”

她两眼盯视着我:“当然!我打算现在在这里向大家说明。”

“是吗……”坦白说,我也不知如何应付这样的场面。但,先听她的话再说吧!“能请你说明吗?”说着,我望向大谷。

他放下跷起的二郎腿,很难得语气严肃的说:“不听是不行了,不过,还是在现场解谜吧?这样是否事实也可一目了然。”

大谷站起身。

雅美虽略带紧张,仍直视对方。相反的,我和长谷显得很狼狈。走出教室大楼,不知何时,太阳已被云层遮住,天空中开始飘落雨丝。我们踩在略微潮湿的杂草上,默默走向体育馆后。馆内传出女学生的喊叫声,以及球鞋磨擦地板声。毛玻璃紧闭,无法知道正进行何种比赛。

来到更衣室门前,我们以北条雅美为中心围成半圆形站立,掘老师也包括在内——这是雅美要求的!

雅美注视着更衣室好一会儿,才转过头来,说:“那么,我们开始进行。这间更衣室有两边出入口,分为男用和女用,室内虽以墙壁隔开,却有能爬过的空隙,因此,可以说有两种方法能进入。”

她的声音很流畅,一定在脑海里反复不知多少遍了,而且确定没有问题后,才会出面。她就是这样的人!

她接着提高声调,指着男用入口说:“男用门自内侧以木棒顶住,凶手无法从这里逃出。那么,只能认为是从女用入口逃走了,但,女用门却上锁。”

雅美一面说,一面绕到后面,站在女用入口门前。我们跟在后面。

“钥匙一直带在掘老师身上。因此,我想请教刑事先生……既然如此,凶手如何把锁打开呢?最有可能的是使用备用钥匙。”雅美望着大谷,“警方应该已充分调查过了,结果如何?”

大谷苦笑,回答:“很遗憾,查不出丝毫线索。一方面,凶手没有打造备用钥匙的机会,另一方面,调查过市内所有的锁店,也一无所获。”

雅美很有自信似的点点头,说:“那么,凶手究竟如何开锁呢?上课时,我只是想着这件事,结果获得一项结论。”她环视众人一圈,像是参加辩论比赛般,“亦即,门本来就未上锁,因此,凶手没必要把锁打开!”

“没有这回事!”站在我身旁的掘老师大声说,“我确实是锁上了。那已经成为习惯,不可能会忘记。”

“老师是这样做没错,但,事实上并未上锁。”

掘老师想反驳,我慌忙制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在锁头上动了手脚?”

雅美摇摇头,回答:“如果动了手脚,警方早就查出来了。其实是另有方法能实现这项诡计!”

她从手上拿着的纸袋中拿出一个锁头,是刚刚去校工室借来的。

“这个锁头和当时那个型式完全相同,现在,我们也和当时一样,在掘老师来到之前,把门上锁。”边说,她把锁头扣上门上的扣环,上锁了。然后将钥匙递交掘老师,“这时,男用门当然能够出入,而,掘老师带着钥匙来了。假定我是凶手,为了不被掘老师发现,会躲在更衣室后。”

她把身体缩进更衣室转角,只露出头来,说:“崛老师,对不起,请你像那天一样把锁打开进入室内。”

掘老师略微踌躇的看着我。

“你就照她的话做吧!”我说。

掘老师总算上前了。

在我们注目之下,她以钥匙将锁头打开,拿起锁头,打开门后,又将锁头挂在门上的扣环内,进入更衣室。这时,雅美走出来,从纸袋里拿出另一个锁头,那是和挂在门扣环上的一模一样之物。

我低呼出声,因为,已经亲眼见到诡计手法了!

雅美拿掉挂在扣环上的锁头,以自己手上的另一个锁头替换,然后向室内说:“行了,请出来将门上锁。”

崛老师讶异的走出来,在众目睽睽下上锁。

这时,雅美面向众人:“这样各位都明白了吧!掘老师锁上门的并非原来的锁头,而是凶手掉包之物,真正的锁头在凶手手中。”

掘老师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问:“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雅美再次说明。

掘老师很佩服的说:“原来是这样!因为我开锁后有将锁头挂在扣环上的习惯,结果被凶手利用了。”

她的神情沮丧,似认为自己也该负一部分责任。

“正是这样。所以,凶手一定是知道掘老师有这种习惯的人。”雅美有点自信的说。

“你为何知道?”大谷问。虽然被小女生解开谜题,他的声音仍旧出奇的平静。

雅美回瞪刑事,唇际浮现一抹微笑,慢慢回答:“不知道!是刚刚才知道的。但,我确信掘老师可能有这样的习惯,否则,这密室之谜绝对无法解开!”

“原来如此!你可真是明察秋毫了。”大谷略带讽刺的说着,接着问,“凶手后来的行动呢?”

“接下来就简单了。”雅美虽然一面回答,仍拿出另一把钥匙把门上的锁头打开,“打开锁后,凶手在男更衣室内和村桥老师见面,设法让他吞下掺毒果汁后,用木棒顶住门,再爬墙自女更衣室逃出。当然……”她拿出另一个锁头,接着说,“这时会用原来的锁头将门上锁。如此一来,就构成完璧的密室了。”

只要揭穿,实在是很单纯的诡计,但,若换成是我,想三天三夜也别盼望能解开谜底!

“有问题吗?”雅美问。

我轻轻举手,说:“你的推理很缜密,但是,有证据证明那是事实吗?”

雅美淡淡回答:“没有证据!不过,除了以上所述之外,我认为这个谜没有答案,而,既无其他答案,当然只好认定这是正确答案了。”

我想反驳,但,出乎意料之外,阻止我的人竟是大谷:“虽无证据,却能从旁佐证。”

包括我在内,连雅美也惊讶的望向他。

大谷冷静的说:“依掘老师所说,那天有部分橱柜湿了,不能使用,对吧?”

掘老师默默颌首。我也记得这件事。

“那是门口附近的橱柜,所以,崛老师只好使用靠内侧的橱柜。但,这里面隐藏着凶手的目的!也就是说,对凶手而言,崛老师若使用门口附近的橱柜,会造成困扰。各位知道原因吗?”

大谷轮番看着我们每个人,表情似等待学生回答的教师。

“我知道,因为会被发现他将锁头掉包。”还是北条雅美回答。

经她一说,我们也恍然大悟。

“没错!正因为如此,我才认为你的推断正确。”

大谷的反应出乎我意料之外,因为,我预料他一定会反驳!

“如果理解我的推断……”雅美恢复严肃的表情,说,“那么,高原就有不在现场证明了吧?”

“当然是这样。”大谷回答。

但,我不明白两人对话的含意。密室和不在现场证明有什么样的关系呢?为何会是“当然”?

“凶手在刚放学后没有不在现场证明。”雅美面对所有不解之人,说,“因为要实现此一密室诡计,放学后必须潜伏在这更衣室附近等掘老师来。但是高原……”

雅美注视着一直保持沉默、站在我们后面的高原阳子。阳子仿佛在听事不关己的话一般凝视着雅美。

“高原那天放学后直接回家,也和邻居老夫妇打过招呼。”

“没错。”大谷冷冷接腔,“所以,高原小姐有不在现场证明。但……”他眼神锐利的望向雅美,“那只是限于你的推理正确。我承认这种推断具有相当说服力,但,你过度肯定这次的命案是单独犯罪了。”

“有共犯的可能吗?”我情不自禁问。

“不能说没有吧?确实,在调查会议上,警方是倾向于单独犯罪之观点,毕竟,交情再深,也不可能会找人帮忙杀人……但,那只是基能我们的常识范围来推论。”大谷望着阳子,“依到目前为止的调查,我们不认为高原小姐有交情那样深的朋友,亦即,我不得不为了曾经对她的不礼貌行为致歉?”

他的语气还是很坚决,但是眼神里却含有某种程度的诚意。大谷在未听雅美说明之前,早已解开密室之谜。我确信,他今天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求证,并且确认阳子的不在现场证明,所以才会当场提出“橱柜湿濡”之点。

“问题在于:是谁将锁头掉包……”大谷说。

相信在场的每个人一定都在想像谁才是真正凶手吧!

高原阳子仍旧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