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警方正式进行调查是从正午过后开始。

大谷表示要至训导处深入调查。我很明白那位刑事的目的——村桥是对学生相当严厉的教师。恨他的人也极多,所以大谷想知道那些学生的姓名,然后针对此名单进行彻底调查。对警方来说,那是理所当然的调查法,但,如此一来,等于学校出卖学生!我边想着训导处会如何应付刑事才是最重要的问题,边啜着茶。这时,松崎教务主任走过来说是校长找我。松崎本来就瘦,但是今天更是双肩低垂,人也显得更为憔悴。

来到校长室,栗原校长正面向着堆满烟屁股的烟灰缸,交抱双臂,闭目沉思。

“抱歉又找你来……”校长缓缓睁开眼,注视着我,“事态不太好。”

“训导处接受刑事的调查?”我问。

校长轻轻颌首:“那些家伙似认定村桥是被杀,但,根本没有证据。”他的语气很不耐烦。毕竟,学校内若发生杀人命案,学校的信用会崩溃,以校长的立场,当然会很厌烦在校内四处侦查的刑事们了。

我想及刚刚和大谷谈话的内容,边说明警方认定是他杀的根据。但,很意外的,校长并无多大反应。

“只是这些吗?那么,岂非还是有自杀的可能?”

“当然是这样……”

“我说嘛?村桥一定是自杀。警方虽说找不出动机,但是村桥这人颇神经质。为了学生教育的事很烦恼……”校长自以为是的说。然后,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望着我,略带不安的问,“你说过被人狙杀,这件事还没有告诉刑事吧?”

“是的,还没有。”

“嗯,最好稍等看情形再说,如果现在告诉那些家伙,一定又会把它和村桥之死联想在一块,反而更麻烦。”

但,也不能保证两者之间毫无关联。栗原校长似完全未考虑到其可能性,不,应该说故意不去考虑吧!

“我要说的只是这些,你若知道什么,马上告诉我。”

“知道了。”我推开校长室门,踏出外面一步,回头说,“对了,麻生老师的事……

这时,校长抬起右手在脸前摇动:“现在不谈这个,我根本没有心情。”

“那我先走了。”我离开校长室。

回到教职员室,准备上第五节课时,藤本迅速走近。他的人不错,就是好奇心大强,让人受不了。

“你和校长谈些什么?是村桥的事吧!”

“没有。你好像很在意这件事?”

“那当然啦!是第一次碰到自己周遭发生这种事!”

我实在很羡慕他这种轻松的心情。

望着藤本,我忽然想起一事,看了四周一眼。压低嗓门问:“今天早上,麻生老师好像问你什么话?”

“麻生老师?啊,是第一节课开始前吧!她确实问了很奇妙的话,不过,也没什么!”

“问些什么?”

我再次看了四周一眼,不见麻生恭子。

“她问村桥老师身上的东西是否被偷走。我回答并没听说,反正,和窃盗杀人扯不上关系?”

我回答:“不错。但,麻生恭子为何会这样问呢?”

藤本说:“也许麻生老师以为是窃盗杀人吧!”

藤本离去后,这次,掘老师走过来了。她比我更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低声问:“有什么新情报吗?”

对于这位中年女教师也有如此强烈的好奇心,我觉得很不快,淡淡的回答:“没有。”

“刑事好像认为村桥老师有恋人,你觉得呢?”

“这……好像也没有特别的根据。”

“哼!是吗?但……”她的声音压得更低了,“我知道!”

“什么……”我凝视着她的脸,“你知道什么?”

“上次参加毕业生同学会时,我听到的……村桥老师和年轻女性在T”的……忘了是什么名称……反正是那种宾馆林立的地方……”

“是幽会之街。”

“对了。一位毕业生见到他们!”

“这是真的?”

如果事情属实,村桥确实有特定的女性了。我觉得心跳转促。

“关于那年轻女性……”

“嗯。”我不知不觉间被崛老师的话所吸引,上身前挪。

“据那位毕业生所说,虽不知道姓名,却是清华女子高校的教师没错。而,对方形容的年龄嘛……”她向旁边瞥了一眼,视线落在麻生恭子的臭上。

“不可能吧?”

“应该不会错。学校里只有她的年龄相符。”

“你为何不告诉刑事?”

这时,崛老师颦眉,回答:“很可能只是偶然一起走在街上吧!而且,如果他俩本来感情就不错,应该会传出一些风声才对,她自己也会主动说出。所以,我觉得这并非第三者之类的事。不过,若那件事具有重大的意义,不说也不行……所以我才告诉你,希望能帮忙判断。”

“原来是这样。”

她的意思我明白,是不希望自己的话受到重视,以避免被卷入麻烦之中。

但,村桥和麻生恭子……这样的搭配太出人意外了。

这时,麻生恭子过来了,所以我们的谈话中断。

在第五节课铃响之前,我一直瞥看着她白皙的脸庞!

她似乎也觉察了,看也不看这边一眼。这种情形反而很不自然!麻生恭子是在三年前来到这所学校。身材高挑、穿起套装很美,有一股刚从女子大学毕业的气质。她给我最初的印象是“很温婉、贤淑的女性”。

由于她沉默寡言、又不像同年纪的女性那般喜欢打扮,所以,其他人应该也是同样想法。但,事实上那只是我们缺乏独到的眼光而已,其实她是超乎我们想像的危险女性,换句话说,她是喜欢冒险的女性?

她到学校约一年后,我才了解麻生恭子的本性。应该是春假院教职员旅行的时候吧!我们至伊豆玩两天一夜。

行程虽然很平凡,却无人表示不满,因为,大家都期待着夜晚的来临。餐会热闹的结束后,各人都能自由行动,有人继续第二次聚会,也有人上街,更有人带着“A片”躲进房间内享受。

恭子主动邀我。餐会途中,坐在旁边的她低声说:“待会儿要不要出去?”

我觉得倒也不坏,但,我提出一个条件,亦即也邀K老师,因为,我深知K对恭子有好感。为了替个性内向的他解决深刻的苦恼,只好居间牵线了。

她立刻答应了。所以,三人前往距旅馆数百公尺的一家西餐厅喝酒。她表示,距旅馆大近,会遇见熟人。

喝酒时,她非常健谈,K和我也都很高兴,彼此尽情交谈着。

约莫过了一小时,我先离开了。当然,这是让他俩单独相处的作战计划!正因为内向的K也明白我的目的,所以认为他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K回旅馆是在半夜。他不声不响的钻进我身旁的被窝,但,从他的呼吸气息也可知道他相当兴奋。果然,翌日在巴士中,他向我报告了。

“有了出乎意料的进展。”他有些自傲、也略带不好意思的说。依他之言,两人离开西餐厅后,在无人的道路上散步,不久,她表示有点累,两人就在草丛坐下休息。

“气氛很好,又喝了一些酒……”K的声音很低,有些像是自言自语,“再差一步就……”

如果只是这样,我也只不过会为K的勇气和麻生恭子意外的大胆咋舌而已,但,真正令我惊讶的却是旅行后!

K好像向她求婚?他很纯情,当然会这么做了。

但,麻生恭子拒绝了,而且并非委婉的拒绝。借用一句在我家喝得烂醉的K之言,是“冷笑着拒绝”!

“她居然说只是玩玩!说我把它当真就麻烦……她一副困惑的表情……”

“难道……并非对你有好感?”我问。

他停止喝酒的动作,神情忧伤的说:“她说任何人都行,而且,像已经结婚的你最合适,否则,我也无所谓……”

所以,她才会先找上我!

后来,K因为家里的事而辞去教职。我送他至车站搭车时,他自车窗探头出来,说:“她是个可怜的女人!”

此后,我就一直很瞧不起麻生恭子,甚至有点替朋友恨她的感觉。

这种心情,她应该也能体会得到,所以,我和她很少交谈。她或许会和校长的儿子结婚!而,校长吩咐我调查她的男性关系,这岂非是很讽刺的一件事?

因为,她能否飞上枝头变凤凰,完全掌握在我手上。等一下……

突然,我脑中掠过一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