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

我坐在三万英尺高空的客机上,客舱的扩音器传来机长生硬的英语介绍。我们正在南太平洋某处上空,离目的地还有多少的航程,估计何时到达……等等等

等。我戴上耳机,转到音乐频道,耳机中传来《花样年华》的主题曲。

“电影的主题音乐,伴随着男女主角的邂逅反覆出现。诱人的华尔兹,弦乐的整体处理教人着迷,象征着男女舞蹈员互相试探、浪漫迷人的舞步。舞蹈的节奏,也是两性激情与因循守旧的交缠与冲突的化身。”

我记起那是唱片上的介绍。

在洗手间里洗脸时,飞机遇上了气流,我用力撑住墙壁。镜子中的我,苍白而憔悴,胡子拉碴。我仔细地看自己的脸,在镜子背后,我似乎看到一双深深的黑眼睛。

方俊扬,你现在在哪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