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后来的整个晚上我们都消磨在爱抚之中。没有激烈的抚摸和火辣的深吻,只是轻柔的拥抱,互相品尝般的接吻。她关了灯,让月光从纱窗透进来。微风、蝉鸣、凤仙花的淡淡香气,还有她嘴唇那天堂般的触觉、柔软的胸部似有似无的压迫感,构成了难以忘记的回忆。

十点时我不得不离开她家,因为我那常年出差的父母偏要在今晚回家。她一声不响地把我送到门口,拉着我的手轻声说:“今天……谢谢你。”

我想不出该说什么,只好说:“我该走了。明天见。”

她点点头,却拉着我的指尖不放。

我轻轻勾勾她手指,她听话地靠近我。站着的时候,她的下巴刚好到我的肩头。门口的草丛里有一只蟋蟀在唱,使夜显得越发安静。

这一夜并没有使我们成为恋人,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信任与默契也许要超过许多多年的情侣。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断地回味她的羞涩与温暖,她诱人的体香与光滑的肌肤。我在迷糊之中走错了单元门,用钥匙捅了半天别人家的门后尴尬地道歉离开。但总的说来,这是我出生十六年来最快乐的夜晚。

在后来的一个星期里她没有主动接近我,我想这是女生自然的矜持。也许我该主动找她谈谈,可是又一时得不到机会。有时上课时,我可以感觉到坐在我右侧两个座位以外的她在看我。我会转过去看她,而她也并不躲开。

在秋日下午催眠般的政治课中,整个教室里似乎只有我和她。有一次在发作业时,她碰到了我的手。我们在作业本下轻轻抚摸对方的指尖,我在她脸上又看到了接吻时她那迷醉的表情--虽然仅仅是一瞬间。我们的关系有一种秘而不宣的甜蜜,全世界也许只有我们知道,她愿意把她那年轻而青涩的身体交给我来爱抚。

礼拜五放学后,我坐在教室里思考回家吃饭还是吃食堂。父母只回来待了三天就又匆匆离家工作奔忙去了,抛下了我这个情绪不成熟期的青少年,真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我猜我是全校唯一会自己做饭做菜的男生,因为校食堂实在像是猪圈,而我对自己要求很高--吃的方面。我小姑妈对我做的菜很赞赏,她自己是个厨房白痴,父母不在时,她经常会买了菜来看我,那时我就自己做饭。

这时我听见方俊扬叫我的名字。她走到我课桌边站住,睫毛下垂,没有直接看我的眼睛。她的左手轻轻刮着桌面,夕阳透过窗户照亮了她的手背,细微的汗毛闪着金色的光。

“晚上……”她字斟句酌似的说:“来我家好吗?”

我看着她,半是喜欢,半是得意,忽然起了开玩笑的念头,于是假装诚恳地说:“我……今天晚上有事走不开。”

“那就算了,没关系。”她怎么样也不能掩饰心中的失望,低了头,转身要走,我连忙拉住她的手:“逗你呐。晚上几点?”

她猛地转过头来,一张脸涨得通红,用力摔了我的手:“你!”拎起书包就往外跑。我后悔得要命,追出去,在教室门口拉住她,认真地说:“我晚上一定

来。”

她死命掰开我的手,眼里全是泪光,发狠的说:“不要你来,死也不要你来了。”

田径队的跑起来就是快,我从四楼追到底楼,还是让她跑掉了。

我回了家,晚饭也没心思吃,坐在屋里发呆。我承认我非常喜欢她,那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想了半天,也没有想通,屋里也呆不住,只好下楼去转转。楼前有一块草坪,邻居家的俩小孩在玩闹,我看着四楼的小捣蛋硬是把比他大一岁的女孩弄哭了,不禁大怒,上去把他狠狠教训了一顿。完了我感到无比懊丧,想着不如出去买包烟。

在弄堂口,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一晃,心里一动,直追上去。过了一个转角,我停住脚步。

方俊扬站在那里,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背紧紧贴着墙。她穿着雪白的细肩带连身短裙,那双我见过的粉红色拖鞋。她脸上泪还没干,但作出很坚强的表情。

我贴近她,她把脸别过去不看我。我轻声问:“你怎么来了?”

“我以为你会来找我。”

“我以为你生我的气了。”我说。

“是的,”她转过头来看着我:“是很生气……可是又很想你,想得受不了了。”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眼里拥出来。我吻住她,她一边哭一边用力亲吻我,搂得我紧紧的,手指陷入我的背脊。

有自行车从弄堂那头过来,我们松开了对方。我拉着她靠到墙边,对她说:“去我家坐坐吧。”

“不行呢,我得回家了。食堂还蒸着我的饭呢。”原来她也是父母出差,在吃父母单位的食堂。

我笑着说:“我也没吃。我给你做,我们一块儿吃吧。”

“你还会做饭?”她不太相信。

“特级厨师,吃一次包你忘不了。”

“嗯,食物中毒吧。”她带着泪笑着说。

她还是跟我回了家,还帮我在厨房打下手。我们在厨房的小餐桌上并排吃着饭,天气有点热,她的短发被电扇吹起,她一边吃一边拨拉。我们的腿不时在桌下相触,我可以看见她的脸一点一点变绯红。

“这个蘑菇炒青椒不错,你哪儿学的?”

“菜谱。”

“是吗?怎么以前没见过这种做法。”

“是西菜做法。”

其实我是胡掰的。小姑妈不会做菜,也不会买菜,买来的菜都不好搭配,我也只好乱配了。

俊扬很喜欢吃蘑菇,但她用筷子很笨,圆圆的蘑菇夹掉了好几次,我忍不住笑了。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嗔道:“应该切片的嘛。”

“你自己不行也不要怪蘑菇嘛,我挟给你吧。”

结果我也挟不起来,因为那个蘑菇特别圆。我干脆用手拿起来递给她:“吃吗?”她害羞地看了我一眼,把嘴凑上来。好像电影慢动作一样,她轻轻咬住蘑菇,把它含到嘴里。

我松开手,却发现她含住了我的手指。“嗒”的一声,她的筷子掉在地上,她不由自主地用手撑住我的膝盖。我把手一点一点往回缩,她就一点一点地往前

凑,渐渐把我的手指全部含进嘴里。

我一边用小指挠着她的下巴,一边仔细地看她的表情。她闭着眼,仰起了脖子,享受着我对她下巴的爱抚,双手按紧了我的大腿。我听见她从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呻吟,似乎在品尝鲜嫩的水果。

我慢慢抽出手指,和她接吻。我们已经接吻过很多次,但每次都那么令人目炫神迷。我沿着凳子把她拉过来,让她骑到我腿上,被我搂着腰。因为她的短裙和我的短裤,我们有大片的肌肤相接触。我可以感到我的某一部份在变坚硬,而她的脸也一直红到了脖子,以至胸口。

但我们当然没有分开的意思,这样的姿势我俩都非常享受。她甩掉了拖鞋,用脚轻轻摩擦我的小腿,圆润的脚趾拨弄我的脚踝,带来一阵阵奇妙的感觉。我还感到她的臀部在我的大腿上缓缓左右移动,使我偶然能隔着内裤感觉到她两腿中间温软的部分。我不由自主地幻想,不知道那部分会给我怎样温柔的触觉呢?